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实用]日理万“机”希思罗|经济学人英文精读|

2019-04-11 18:23
TAG:

  本文一部分写于希思罗机场,当时等候飞往格拉斯哥的航班。在T5翻起这篇9月3日《经济学人》讲起希思罗机场的文章,有种“人在文字中,而文字中的人又正在码文字”的神奇感觉。不过,这篇文章还是很实用的,推荐给大家。本文最终成稿于格拉斯哥某酒店。另外再提醒一下,《北京折叠》小说英文版(获奖版本)在这篇文章:的文末,戳阅读原文可得。

  首先先把文章的精华摘录进行通读,重点关注加粗的部分,本文阅读压力低,旨在积累表达,丰富话题。

  开篇以极高的效率介绍了希思罗机场的布局,和几个航站楼的特点。这一段对于向外国友人介绍本国机场的航站楼分布,或在异国向当地人询问航站楼位置,都有直接帮助。

  traffic作为常用小词儿,大家最熟悉的就是“交通”,除此以外最重要的两个大意思,一是“流量”,而是“(非法)贩卖”,比如drug trafficking贩毒。

  air-traffic control tower也就是空中交通控制塔台,监控流量,向即将起飞和降落的飞机提供指引等等。也可以缩写成ATC Tower,其实翻译的时候说是机场的塔台即可。来一个直观点的,希思罗的air-traffic control tower:

  hive原意指蜂房、蜂箱,或者指一箱或一群蜜蜂。比喻忙碌的景象,自然也很好理解,表示这个意思的时候多用a hive of activity或a hive of industry等。hive能有这样的比喻意,逻辑不言自明,想给大家配个图吧,又怕有密集恐惧症的,所以,一点吧:

  中国学生应该对cram更有感觉,虽然很多人并不认识它,它就是“填鸭式学习”,cram for exam就是为了考试临时抱佛脚。这里使用的是它的基本义,也就是“硬塞”,这样“填鸭”的引申义也非常合理。

  gleaming原意为发光的,当然terminal 5本身由于其玻璃幕墙设计,内部的光透出来,的确是发光感的,但是,这样显得很突兀,没来由得,说什么发光啊。

  这里实际上是暗指gleaming new这个用法,gleaming new是一个固定说法,表示“崭新得闪闪亮”,新的东西往往都比较闪亮嘛。为什么说这里实际上是在强调“新”这个概念呢?

  这就要注意下一句里的newer still了,这个结构也叫“加强比较级”,指的是“还要...”、“那就要更...”,在这个语境中,就是说,2号航站楼“还要更新一点”,

  顺便在机场查了一下几个航站楼的“开业时间”,也证实了文章的措辞。现在的这五个航站楼的建筑分别启用于:

  To the east is Terminal 2 你既可以看成介词短语至于句首的倒装,当然也可以简单化地理解为there+be+sth表示什么位于哪里的句型,即2号航站楼位于东侧。

  我们来看一下航站楼分布图(忽略蓝色的1~3,看一下T1~T5的分布即可),T5独立在最西侧,T2在东侧与60年代建成的T1、T3等一堆建筑在一起:

  崭新闪亮的5号航站楼位于西侧,被夹在两条飞机跑道的中间。东侧则有2号航站楼,它比5号还要新,旁边是或在翻新或在重建的旧航站楼建筑群,错综复杂地分布着。

  第一部分连起来,这一部分也是比较实用的一部分,在国内机场帮助外国友人,或是在国外机场寻求帮助时,都有一定的实用性。包括在出租车上与司机交流航站楼位置之类的,虽然意外情况不多,最好还是备用一点,尤其使用Uber时:

  从欧洲最繁忙的机场——希思罗机场的机场塔台居高临下地望去,就能看到一番营营逐逐的景象。崭新闪亮的5号航站楼位于西侧,被夹在两条飞机跑道的中间。东侧则有2号航站楼,它比5号还要新,旁边是或在翻新或在重建的旧航站楼建筑群,错综复杂地分布着。

  上一段呢,更趋于场景的“实用”,这一段,则是实用在犀利地提出问题,剖析问题。如今只要涉及到政策、经济等等议题,都逃不开要涉及到“脱欧”的后遗症。

  groan是,叹息,不过更准确地语境下的理解,应该更贴近于groan under the weight of...,在某种重压下喘不过气。虽然这句话里没有后半句,但我们都能感受到那种busy and heavy traffic的压力,这也是它groan的原因。

  这个伦敦机场的跑道容量已经几乎马力全开,仍需新的机场跑道和航站楼,他的高压拥挤本身就印证了政客们在选定新址问题上数十年如一日的优柔寡断。

  这里显然用的不是“调情”之意,大有吐槽“作”的感觉,事实上,英语中经常用flirt with后面接不好的事,来表示一种“玩火”的感觉,比如:

  然而,尽管一直都在翻新中,希思罗机场仍在压力下喘息。这个伦敦机场的跑道容量已经几乎马力全开,仍需新的机场跑道和航站楼,他的高压拥挤本身就印证了政客们在选定新址问题上数十年如一日的优柔寡断。如今英国脱欧玩火,引燃了经济危机,新一届政府真的需要改掉优柔寡断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