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2020考研英语阅读题源经济学人文章:欧洲权利宫

2019-01-24 12:34
TAG:

  【摘要】每年考研英语阅读篇章很多都取材于经济学人,一般不会选用当年的文章,而是前3-4年的,因此2020年考研复习之初,小编为大家分享《经济学人》文章,希望大家能够多看、多练,提升阅读能力!一定要从基础打好,稳扎稳打!

  “不切实际”、“相互矛盾”又“杂乱无序”。这些词汇都是对保守党改革英国法案计划的反应。一直以来保守党都想废除法案(HRA),该法案于1988年被工党政府通过生效。司法部长克里斯格雷林于10月3日承诺此种举动仅是保守党为了一个“五月的选举”做准备,对此选举最反欧的英国独立党(UKIP)扬言会拉拢选民。实际上,此项改革能改变的远不到支持者所期望的或是批评者所担忧的那样。

  英国HRA将纳入大英律法,它于半个多世纪前签署(并协助起草)后缔结成欧洲公约(ECHR)。此项法案允许英国人在英国法庭之上追究侵害之责,而免于奔赴位于斯特拉斯堡的欧洲法院。虽然保守党将该法案歪曲成了欧盟干涉主义,但是根据国际公认的原则,HRA实际上更加使得有关的案件能在国内法院受审。

  欧洲法院所做出的一些决议,犹使保守党焦躁不安。法院规定,英国针对囚犯投票的任何禁令是违法的;它主张有关终身性的判决应该受到审查;而且法院坚持认为在没有对他或是其他与审判庭上提供证据的人免受责难的担保之下,被指控恐怖主义犯罪的阿布卡塔达不应被流放到约旦。欧洲怀疑论者和英国的小报抓住这类案件作为欧盟干预英国事务的证据。

  保守党表示他们将以一个全新的权利法案替代HRA。他们认为,英国在很长一段历史上拥有自己的法案(包括《大宪章》)但欧洲法院如今过分干预。遵从公约为前提,保守党希望在某些情况下限制个利(特别是外国人)。只有英国法院还是有些忠实的,那么欧洲法院的判决也仅是参考而已。如果欧洲理事会公约的监护者拒绝接受这样的改变,英国将退出该公约。

  实际上,相较于ECHR的首次亮相,如今它拥有的法律权力弱了很多,国际条约难以强制执行,即使现在法院也不能强制英国改变它的法律。尽管法院反对英国的禁令,但是囚犯还是没有投票权。这主要是因为性问题;由于保守党的提议表明他们可能会继续无视欧洲法院的裁定,而其他欧洲理事会成员国也可能不想容忍英国的这种无视。

  欧洲的立法也不如批评家们指明的限制性。2012年,在被命令驱逐的2146名外国罪犯中,仅有256名成功的以缘由上诉。自HRA生效施行的16年间,国内法院给出了28 次有关“无法兼容的通告”,认为英国法律与欧洲公约存在冲突。2013年,在斯特拉斯堡处理的1652起英国案件中,法官发现仅有8起出现违规。

  没有HRA,欧洲公约中的一些自由许可可能仍旧适用于英国人,随之英国人就必须恢复到奔赴斯特拉斯堡处理侵害的问题就像在签署公约之前一样做。若是承诺的权利法案与公约还是存在冲突,上诉可能会增多。

  即使英国挣脱了ECHR,它还是会受到《欧盟基本权利宪章》的限制,因为该宪章的制定借鉴了欧洲公约。英国同样会受到其他国际条约的制约。《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表明,禁止将人流放至他们可能受虐的地方。儿童权利宣言使得驱逐外国罪犯同时要机警处理他们在英国的后代。而且自从法案被通过,至少有一部分公约的权利像是那些没有待或是并无指控无限期收监的人会变得越来越扎实的植根在英国普法之中(基于先例的普通法律),来自伦敦大学的法学教授菲利普桑斯如是表明。

  权力下放会使事情更加复杂化。公约被纳入授权立法和《北爱和平协议》。因此,苏格兰警方会遵从于不同的责任针对那些英国议会责任的罪犯(恐怖主义),和那些被移交至苏格兰的罪犯(大部分因为其他罪行)。在苏格兰独立公投中胜利了,保守党的提议可能会再一次撼动这个联合王国。

  然而对于那些哀叹欧洲影响力的人来说,欧洲法院就是他们宣泄不满的“避雷针”。在选举之前,保守党的提议看似安抚了他们。但是这种变化发出的信息走势并不好。由俄罗斯和土耳其领导的五个国家,要对在去年由欧洲法院发现的一半以上的违规行为负责。如果英国不愿遵守裁决,那么要让这五国一起依从裁决将会变得难上加难。鉴于相较于英国,这五个国家的公民那较弱的坚定程度,偶尔给法院还带去了最后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