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京东金融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去杠杆”应更

2019-02-23 14:48
TAG: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 (记者 孙冰) “去杠杆背景下,金融风险有所扩大。去杠杆是个三年的攻坚战,一蹴而就可能会加大经济运行风险。基于当前存在的现实矛盾,未来去杠杆政策应更有针对性”11月13日消息,京东金融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在“京东金融宏观经济专题研究媒体沟通会”上如是表示。

  沈建光此前曾任瑞穗证劵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他是首个进入欧洲央行工作的华人资深经济学家,负责亚太经济预测和分析,还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芬兰央行经济学家、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资深经济学家、国际经合组织顾问和中国人民银行访问学者。

  沈建光表示,当下互联网金融出现大量违约、跑路现象,加剧了市场恐慌情绪。“从近3000家P2P到现在只有1000多家。去杠杆一去是非常难的,很容易积累杠杆,但是一旦去杠杆,风险就会出现。美国次贷危机一个最终的源头就是去杠杆,也是美联储加息,货币一紧缩,美国的房价下跌,造成了一个次贷危机。”他说。

  根据央行近期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截至2017年末,中国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为163.6%,占宏观杠杆率的65.7%。横向比较来看,中国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在主要经济体中位列第一,远高于欧元区的101.6%、日本的103.4%和美国的73.5%,更高于俄罗斯、印度和巴西等新兴市场经济体。2017年末,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163.6%,较2016年下降1.4个百分点,但相对于国际比较来看,仍处于很高的水平。

  相对民营企业来说,国有企业杠杆率一直较高,但从本轮去杠杆政策的执行来看,国有企业杠杆率虽然在高位有所回落,但民营企业却由于去杠杆力度过紧,出现了资金困难,杠杆率不降反升,凸显了去杠杆过程中的矛盾。

  “中国银行表内的银行增速基本上没变化,基本上在13%左右,所谓的去杠杆,银行表内业务没有什么变化,但核心就是表外,这就是社会融资总量,包括表外一下子就像断崖一样下降。我们把社会融资总量细分,这里边都是负的,就是没有增长而且是负的,就是在收缩,这样收缩特别是信托、委托,其实很多都到民营经济当中去了,因为银行正规渠道拿不到钱,就到表外信托,但是信托一拿到就融资,很多民营银行就会出问题,所以很多问题就在去杠杆上。”沈建光表示。

  一是金融去杠杆应把握好力度与节奏。金融强监管与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应做好协调,充分评估金融领域风险向实体领域的传导效果,避免用力过猛带来新的风险。

  二是去杠杆过程中,更加注重化解结构性矛盾。针对中国宏观杠杆的结构性特征,尤其是非金融企业部门的结构性问题,有所侧重,分类施策。例如,短期内应着力解决好民营经济的发展问题,短期“输血”与长效机制安排并重;长期来看,去杠杆的重点领域仍为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债务。

  三是解决好激励机制和政策目标冲突。国有企业不能仅依靠考核与惩罚机制倒逼去杠杆,应从治理结构层面入手,建立合理的激励机制,引导国有企业主动降杠杆;地方政府在基建投入补短板上不存在激励问题,但财政政策在“堵后门”的同时要考虑“开前门”,避免政策目标相互冲突。

  四是对债转股进行合理安排。《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指出当前债转股仍面临诸多问题,如资金来源、公司治理、重组方式等。本轮债转股最终能否取得理想效果,关键在于如何与供给侧改革相结合,过程中要避免向国有僵尸企业纾困、同步处理好去杠杆与去产能的关系。

  沈建光表示,由于目前中国经济面临内外环境的双重压力,稳增长需求迫切。三季度GDP下滑至6.5%,创十年以来的新低,消费、基建、投资均疲软,民营经济下滑,出口面临较大不确定性;资本市场也出现动荡局面,A股指数持续下跌引起股票质押危机,债务违约频发,市场信心受到打击。

  沈建光建议,解困中国经济,加大基建不如切实减税,还富于民。“当下,财政收入增速已经高于GDP名义增长、居民收入持续下降、企业税负高企。因此,以减税来提高居民收入和企业利润增长,能够更加直接地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强企业的再投资能力,促进消费和有效投资增长。”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