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新“枫桥经验”助力网络空间社会治理

2019-02-12 13:46
TAG:

  1月7日, 浙江诸暨市公安局副局长兼枫桥派出所所长杨叶峰在第三届网络新“枫桥经验”高峰研讨会上介绍枫桥经验。摄影: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何春中

  20世纪60年代初, 浙江诸暨枫桥镇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矛盾不上交,服务不缺位”的“枫桥经验”,作为基层社会治理典范而被许多地方学习效仿。

  诞生于半个多世纪前的“枫桥经验”,在数字经济时代正被赋予新的内涵。1月7日,由法制日报社主办、法制网承办、阿里巴巴集团协办的第三届网络新“枫桥经验”高峰研讨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政法机关、学者专家和企业代表,共同探讨社会治理新共识。

  2018年10月,一条“为生命接力”的消息刷爆朋友圈:因意外事故病情危急,一名中学生需要从内蒙古转运北京,并注明救护车车牌号、出发时间和行车路段,恳请周围车辆有序避让。

  原本预计13点左右才能到达的520公里的路程,在北京、高德地图以及热心市民的一路保驾护航下,只花了5小时20分钟就完成。牵动人心的爱心接力中,高德的“一路护航”也是其中一份子:在救护车行驶过程中,地图就根据他的导航向前方沿途车辆播报,提醒其他司机注意避让。

  发生紧急事件后,由于交通拥堵而导致救援力量不能及时抵达的情况屡见不鲜。2018年9月,杭州和高德地图联手打造的“一路护航”上线等特种车辆出现紧急情况时,基于大数据和云智能的“城市大脑”可以保证车辆一路绿灯,让120救护车到达现场的时间节省50%。

  “你的店铺中使用了广告法极限词,我投诉到工商了,想要撤销投诉就到QQ上来找我。”2018年5月,在网上经营展品道具生意的周老板收到了这样一条买家投诉留言,他明白麻烦又来了。

  周老板在几大网购平台上都有开店,时常会收到一些人投诉他违反了广告法对于极限词的禁用规定,并以此要挟索要钱财。这次找来的人也差不多,刚在网上下单就秒退货,并不是真的要买东西。

  在网购商品页面上找茬、利用PS伪造的工商投诉材料威胁商家涉嫌“违法”、以撤诉为条件向商家索要钱财……针对这种行为,浙江嘉兴市公安局南湖分局很快打掉了这个专门在网上进行恶意投诉敲诈勒索的团伙。

  警方查明,犯罪嫌疑人吴某、陶某、刘某三人利用商家不懂法、怕麻烦等心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在网络上累计投诉9000余次、涉及商家近9000家。

  “网络社会是现实社会的延伸,是现实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浙江诸暨市公安局副局长兼枫桥派出所所长杨叶峰说,网络新“枫桥经验”是新时代“枫桥经验”的延伸,是新时代“枫桥经验”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法学会党组成员、副会长、学术委员会主任张文显指出,互联网治理是整个中国治理体系中的一个新型治理领域,其治理的难度、复杂性远比实体空间的治理要大得多、复杂得多。最近几年浙江等地积极探索把实体社会治理的“枫桥经验”引进网络空间治理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一个来电是否是电信?一件商品是否系“山寨”?一些公众关注的规则是否合理?……如今,这些棘手问题在互联网场景下有了快速解决的可能。在数字经济时代,用户可凭借互联网技术,便捷、高效地参与到某个社会问题的解决当中。

  2018年11月22日12时许,江苏省南通启东市一吴姓女子疑似遭遇冒充公检法,南通市反诈中心接到阿里安全反诈预警信息提示后,立即用“110”专用电话拨打被骗女子的手机号码了解情况,该女子自称没有接到电话,随即挂断电话。

  反诈中心工作人员觉得该女子情况反常,再次拨打其电话,该女子均不接听,判断其上当受骗可能性极大。随后反诈中心协调派出所民警上门处警劝阻,为吴某某止损38万元。由于该女子在警方上门前,已将38万元现金全部转入自己的工商内,准备按照分子的要求转入指定的账号。而在这之前,她已被骗20万元,包括转了10次一万的,2次49999元。

  2018年12月26号上午,家住郑州的刘秀君接到冒充公检法的电话后,听信了“忽悠”将手机设置成限制通话。郑州市反诈中心在接到阿里安全反诈预警推送的信息后,民警通过内部系统查找到了受害人的户籍所在地。民警一边在路上打电话给村主任确认受害人家具体地址,同时通过银行做资金止付。当民警赶到受害人家里时,对方已经前往银行操作转账了,民警又马上赶去银行,民警与受害人一起确认的资金没有损失,成功挽回损失2.5万元。

  据统计,2018年11月初,全国32个省级反诈中心与阿里安全反诈预警系统建立联动机制,截至同年12月底,该系统推送有效预警信息8300多条,公安机关成功拦截3300多起,挽回群众损失6700多万元。

  “在您选购商品时,您的第一印象中,您认为一下两个品牌是否存在字型、读音、含义上的相似?”、“在您选购商品时,您的第一印象中,您认为一下两个品牌是否会对您造成混淆干扰?”这是阿里大众评审平台不久前向近千名大众评审员发出的一个判定任务,任务涉及的手机品牌为“vivo”和疑似山寨的“vivj”、“VIVI”、“VOVT等品牌。

  在很多人眼中,往往会把商标近似的山寨产品和冒用商标的假货划上等号,但对电商平台而言,很多山寨品牌却是经过批准的有效注册商标,无法像处置假货一样进行直接处理。

  为了解决国家法律规定和消费者体验认知“相悖”的问题,阿里巴巴于2012年12月18日推出了大众评审机制。以鉴定山寨商品为例,证明山寨品牌使用的商标与知名品牌商标近似并且构成商标侵权,关键要看有没有对公众造成“混淆干扰”。

  在阿里巴巴平台,涉嫌山寨的商品被大数据模型筛选出来后,会被传送给至少500名大众评审员进行判断。截至目前,阿里巴巴平台通过大众评审已对“潮流耐克”、“阿迪达斯酷动”等数百个被认定为山寨的品牌进行了摘牌处理。

  “互联网行业引入大众评审机制,据我所知阿里巴巴在行业中确实是首创。”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基于互联网精神的自下而上的制度创新。

  源于中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枫桥经验”,早已从过去解决矛盾纠纷、维护治安稳定,发展到创新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法宝,也给互联网企业探索网络纠纷争议解决机制提供了新思路。

  “刚刚过去的2018年,我先后多次参加有关‘枫桥经验’的研讨会、调研活动,让我深切感受到‘枫桥经验’在新时代社会治理中发挥着服务经济转型升级、协调社会关系、预防化解社会矛盾、巩固基层政权中的重要作用。”法制日报社、社长邵炳芳在致辞中表示,以阿里为代表的的网络新“枫桥经验”,为推动“枫桥经验”创新发展插上了科技的翅膀、注入了信息化的动力。

  在研讨会上,阿里发布了《“枫桥经验”在阿里巴巴的传承与发展》报告,系统介绍了阿里通过不断升级平台治理体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让技术参与化解纠纷”,经过实践与逻辑的反复验证,探索出“纠纷线上化解,技术赋能治理,用平台自治+多元化全民共治解决社会问题”的网络新“枫桥经验”。

  为快速处理日益增多的网络交易纠纷,维护健康的网络交易环境,阿里巴巴学习借鉴“枫桥经验”的核心要义,于2012年下半年首创推出大众评审机制。平台将一些有争议、适合大众参与的案件分发给不同的评审员,大家通过网络投票、在线发言等方式参与,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结案。

  大众评审机制自上线至今,主动加入大众评审队伍的志愿者近636万人,有超过1.7亿人次参与纠纷评审,调处成功率达95%以上。截至2018年12月,共有292万余人次参与纠纷判定,成功处理1587万余起纠纷。

  此外,阿里巴巴还推出了行业规则众评制度,让商家和消费者参与行业规则和政策的制定与修改;利用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协助市场监管部门搭建了全国首个消费投诉在线调解平台。

  2018年11月初,全国32个省级公安反诈中心与阿里安全反诈预警系统建立联动机制,截至当年12月底,该系统共向公安机关推送预警信息8700多条,公安机关成功拦截3300多起,挽回群众损失6700多万元。

  “‘枫桥经验’的社会治理实践告诉我们,及时处理和化解矛盾纠纷固然重要,通过规则的制定提前预防纠纷、防患于未然更为关键。“阿里巴巴集团首席风险官郑俊芳表示,互联网技术的最优利用与智能应用,已成为社会治理中发现问题、预警问题与解决问题的重要方案。阿里巴巴对‘枫桥经验’的学习和实践,是以契约精神为纽带,依托“科技、商业、法律”三位一体,努力完善平台自治、推动形成全民共治新格局,为社会治理体系现代化作出的有益探索。